女人对于渣男的话是否一定要忍?

最为悲剧的其实是那些你不能选择的事。比如生为一个女性,生来长了子宫,就仿佛有了原罪。
 
为什么女人这么愤怒?
 
北京私家侦探,昨天的文章《产妇跳楼深度分析:你的血,不会白流!》,让心之助的评论区爆炸了。
 
各种说法都有。
 
有人说我是世界上最残忍的人,为什么要评论这个事儿,本来这个事儿就很惨,我还宣传惨。
 
有人说我借此炒作,消费悲剧。
 
有人说我在事实真相没出来之前就擅自评论,有失公允,引导舆论。
 
但更多人还是肯定我的文章。
 
其实真相已经无从查考了。(建议以后医院在手术阶段都要录像录音,留足够的证据来确认彼此的责任。)
 
现在家属说:“产妇下跪,只是因为疼得下跪。”这就真是一个罗生门了,我们已经无从查考到底事实的真相了,所以我的文章其实重点不是这个叫马茸茸女人的故事,而是在说,中国女人所面临的集体困局。
 
其实最让我燃烧的,是这样一个留言:
 
生孩子的剧痛是所有女人都要经历的吗?
 
错。
 
我看了一则新闻说:“无痛分娩虽已在国内应用达一二十年之久,但仍难以推广,剖腹产比例也居高不下。”
 
公开资料显示,在欧美国家,无痛分娩比例高达80%以上,而在中国还不到10%。
 
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前院长段涛:“一方面全国大部分地方对分娩镇痛没有额外的收费标准,只能按照硬膜外麻醉的标准来收费。硬膜外麻醉才多少钱,如果做硬膜外麻醉再做一个剖宫产,那么半小时就解决了,但是分娩镇痛的话,麻醉师和医生要一直看着产妇十几个小时,还不能额外收费,只能收硬膜外麻醉的费用。”
 
在这种前提下,收费不能解决,入不敷出,医疗机构没有动力去做这个事情。其次,无痛分娩需要大量麻醉师,然而目前总体上医院麻醉师数量仍较少。
 
国内选用无痛分娩这一方式的程度远小于国外,一是无痛分娩对麻醉师要求较高,没有足量的麻醉师,二是无痛分娩的价格高于顺产。
 
最新消息:这起事件所涉主治医生已经被停职,以配合警方调查。当地卫计部门也已经介入调查。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我国麻醉医师数量严重缺乏,只有8.5万人,如果按照欧美国家每万人配备2.4个麻醉医生的标准,中国应该配备30万—50万名麻醉医生。
 
据媒体报道,在中国,东南沿海的无痛分娩普及率较高,在广东省为10%。而在中西部地区只有1%。
 
无痛分娩的疼痛值只有真实妊娠疼痛的五分之一。
 
不是所有女人都要经历这种疼的,那么为什么那么多中国女人要经历100级的疼痛?这种疼痛,简单来说相当于20根骨头同时折断的痛感。
 
综合起来就一句话:中国女人的命贱?
 
因为没钱,因为害怕有了麻醉剂会影响孩子——事实上根本没有任何影响。
 
有人说无痛分娩也会有副作用,但难道有痛分娩就没有副作用了吗?
 
为什么医学发达的欧美国家采取无痛分娩,难道他们不知道有副作用这件事吗?
 
为什么女人会为难女人?
 
同样是女人,为什么一旦成了婆婆,就可以对另外一个女人如此心狠?
 
当一个人遭遇过痛苦以后,她(他)有两个选择:
 
认同弱者:痛我痛以及人之痛,爱吾爱以及人之爱,发展了共情的力量;
 
认同强者:因为我遭遇过痛苦,怎么可以不让你也这样痛?
 
在军队、学校,有一种不成文的霸凌,那就是欺负新兵,用各种方式羞辱新来者,因为他们都曾做过新人,既然我遭遇过痛苦,你怎么可以不遭遇?
 
把自己遭遇过的痛苦传承给下一代,传承给他人,似乎成为一种互相凌虐的方式。
 
在《白鹿原》里,同样是裹着小脚的白家老太太非要给自己最疼爱的孙女裹脚,白家大爷不答应,就趁着他出去办事,偷偷把孙女藏在邻居家,单独实施如此虐行。
 
是什么让她可以公然对自己最爱的孙女,做如此残酷之事?
 
因为在某种程度上,疼痛是中国女人的一种入会仪式,一旦你遭遇了这种痛苦,你就算完成了所谓的成人礼,你就成为困难深重的中国女人一员?
 
在前天我写的文章里《震惊!2017年上半年离婚大数据:出轨率最高的男人和女人竟然是……》,有人指责我引用了《牡丹亭》里的“良辰美景奈何天”,张冠李戴到了《西厢记》里,学识浅薄的我,回了一句:“大概都是始乱终弃的结局。”
 
我错了,这部戏里,还真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可这部戏依然是苦情戏,因为这里的女人依然是苦命的,女主角的确有个足够好的男人爱,但迫害者依然存在,那就是她那个丧心病狂的爹。
 
贫寒书生柳梦梅和杜丽娘因梦而会,最后,他掘墓开棺,在超现实的世界里,让爱人起死回生,一般的爹该为此成全这一对,可是这个爹太不寻常,就算是女婿成了状元还是要拆散自己女儿的姻缘,最后皇帝看不过眼,亲自赐婚,了结了这场公案。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呢?
 
女人要想幸福,必须死一次,而且要战胜原生家庭,你必须要靠终极大BOSS出面,才能有所谓的善终?
 
难度太高了,所以常见的,还是《西厢记》式的结局。
 
那么如果父母没意见呢?
 
那就孟姜女哭长城?
 
或者霸王别姬?
 
或者薛仁贵征东,十多年不回家?让妻子为他守活寡?
 
很多人都爱看韩剧,韩剧里的女人,又有几个好下场?
 
好不容易喜欢一个男主角,不管是霸道总裁,还是温柔暖男,从星星来的你,千万年来追寻你,最后发现是兄妹?白血病?失忆症?被车撞死?
 
哭死你。
 
我说这么多是什么意思呢?
 
最可怕的不是女人命苦,而是女人开始消费命苦这件事。
 
这次产妇自杀事件一出,无数公号哭喊着:天啊,你错勘贤愚何为天?地啊,你不分好歹枉做地!女人苦啊,苦啊,啊,啊,啊……
 
然后呢?
 
一声叹息?
 
这就是女人的命?
 
怎么活,才不亏?
 
咨询室里,我最经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
 
人到中年,我好像刚刚从一场大梦中醒来,忽然发现,我的前半生被父母所困,而当我想要有自己的生活的时候,我又被丈夫和孩子所困。
 
我想拥有自己的选择,自己的声音,自己的空间,自己的人生,可是如果真的放下这一切,我不敢。
 
如果要睡过去,那需要更大剂量的麻醉剂,但这种主动麻醉要比之前的被动麻醉更难。
 
尽管你跟自己说:“如果要是这样过一辈子,我觉得太亏了。”
 
可是你又会跟自己说,中国女人就是命苦,大家都是这么混的,我又何必较真?
 
中国人可以造原子弹,可以造高速列车,可以在奥运会上笑傲世界,可是作为人,我们愉快吗?我们真的缺这笔钱,去做无痛分娩吗?
 
我看每到暑假,很多孩子的夏令营费用,就足以支付一场生孩子的无痛分娩了吧?到了海外,最能买东西的就是中国人,可是在这件事上,为什么就是这么看不开?就算是在中国的大城市,比例不超过10%啊!
 
其实这就是一个隐喻,告诉我们,有钱不意味着你可以过有“人味”的生活。
 
很多人跟我说:“如果没有丈夫,我就活不下去。”
 
我说:“你和现在的新闻里那个死了三天都无人知晓的女人,有什么区别?如果你因心绞痛而死,你觉得常年在外,连你电话都不接的老公,会知道吗?”
 
一年只有春节能回归一次,这样的老公你要他的意义是什么?
 
她说:“哪怕是个壳子,我也要。”
 
为什么呢?意义在哪儿呢?
 
意义就在于我不相信我可以过更好的生活,这个婚姻虽然只剩下一个壳子,起码能遮羞。
 
“认同命苦,消费命苦”是中国女人最容易陷入的悲剧。
 
我们看过小猫小狗的妈妈死后,他们还厮守在妈妈身边,哪怕乳头已经干枯。
 
这就是我们内在的贫瘠,导致我们没有足够的能力对自己,和对这个世界有信心。
 
这个事件出来以后,有朋友跟我说,你看吧,这个事儿只是一时的新闻,你看十年前有个孕妇李丽云因感冒在“丈夫”(事后查明为同居男友)肖志军陪同下去北京朝阳医院就诊,当时院方建议剖腹产手术,肖志军一再拒绝签字,导致手术一直没有进行,最终孕妇死亡。
 
当年,李丽云事件就引发了全社会对“手术必须家属签名”制度的全面反思。
 
到今天,这个问题依然没有解决。
 
我说,的确,中国这么大,历史的积累那么长,要想转身,的确很难,但是我觉得这次全社会已经形成了共识,中国女人越来越不能忍了。
 
有人说,你等事实真相出来再说话吧!
 
我说,我不是公检法,我只是一个议论者,我更想改变的不是这个已经死去的女人的命运,而是担心十年以后,又一个“李丽云”、“马茸茸”的出现。
 
我想现在就发声,现在就让所有的女人都意识到,我们值得拥有更好的自己,更好的对待,更好的人生。
 
我希望,我们的下一代提起自己的母亲们不再眼泪啪嚓的,而是面带骄傲和自豪的;我希望这种苦命的传承,苦难的消费,可以告一段落。
 
而所有的不忍,都是有代价的,但是这样的代价,是值得的。
 
很多人都告诉我,我以为天大的事儿,没想到,其实不过就是个屁。
 
我以为没有了他,我就完了,其实不是;
 
我以为离婚了,我就完了,其实不是;
 
我以为孩子受伤了,我就完了,其实不是;
 
我以为失去工作了,我就完了,其实不是。
 
我说你发现了什么?
 
她们说,当我直起了腰板,这个世界对我弯下了腰。
 
北京私家侦探,所有的成长都是从面对那些充满谎言的恐吓开始的,都是从对这个世界发言,开始的。
 
而当你不畏的时候,你就开始了不忍。
 
女人,不忍!
文章编辑:北京私家侦探 http://www.we-victory.com
广州私家侦探 深圳私家侦探 西安私家侦探 南京私家侦探 石家庄私家侦探 福州私家侦探 泰州私家侦探 江阴私家侦探 泰兴私家侦探 温州私家侦探 徐州私家侦探 苏州私家侦探 湖州私家侦探 金华私家侦探 淮安私家侦探 台州私家侦探 东莞私家侦探 宁波私家侦探 太原私家侦探 南通私家侦探 无锡私家侦探 珠海私家侦探 汕头私家侦探 韶关私家侦探 济南私家侦探 青岛私家侦探 淄博私家侦探 烟台私家侦探 成都私家侦探 天津私家侦探 武汉私家侦探 杭州私家侦探 西宁私家侦探 义乌私家侦探 绍兴私家侦探 连赞私家侦探 昆明私家侦探 合肥私家侦探 佛山私家侦探 常州私家侦探 珠海私家侦探 中山私家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