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才女貌的婚姻为何多数都以离婚收尾

北京私家侦探,我们那么长久地在一起,只是为了回避真实的自己,只是为了忘记自己是谁。
 
“生在这世上,没有一样感情不是千疮百孔的。”
 
是的,包括那些人人羡慕的模范夫妻。
 
你看的只是他们幸福的“外表”,背后其实也跟你我她一样,满目苍夷。
 
比如林丹14岁时,就对谢杏芳一见钟情。
 
俩人恋爱长跑九年,还是名副其实的冠军夫妻,势均力敌,好不让人羡慕。
 
然而,林丹居然在她怀孕的时候出轨了。
 
十多年金童玉女的形象瞬间瓦解。
 
白百何和羽泉恋爱时,白百何会把所有短信都保存起来,记得那个存满他们爱的手机丢了,她还痛苦不堪。
 
陈羽凡求婚的时候,更是在电话里说,“如果你不答应我,我就从楼上跳下去。”
 
在白百何“一指弹”事件后,他们才宣布早就离婚了。
 
原来,这两年的恩爱只是“演出来”的。
 
为什么模范情侣往往不得善终?
 
也许,这个世上就不应该有什么模范夫妻之说。
 
每段关系,都会有波折和问题。
 
其实,婚姻中创伤最大的,就是所谓的“模范夫妻”。
 
所谓的模范大概要满足三个条件:
 
从高中、大学就开始青梅竹马式的恋爱,一生只爱一个人。
 
所有人都艳羡的郎才女貌,亲戚朋友心中找对象的楷模。
 
时间久远,往往超过十年。
 
往往这样的关系,会让我们很自恋:我们是国家免检产品,我们的情感固若金汤,牢不可破。
 
因为在常规的情感观里,我们认为只要有如下三大要件,我们就可以恩爱一生:
 
1。婚前有足够深的情感厚度:也就是家底足,我们是因为足够相爱才在一起的。
 
2。经历过战火的考验:在这十多年,二十多年的人生里,我们同甘苦,共患难,一路相互扶持才走到今天,我于你有大恩,你对我有大德,这样的情感,还不是根深蒂固的吗?
 
3。你一定不会忍心伤害我:一日夫妻百日恩,何况我们这么多年?我们已经是共生体了,神经早就长到了一起,如果你背叛我,怎么会不知道这件事对我的伤害有多大?你会忍心因为一响贪欢,而毁掉我们多年的经营?
 
但现实一再打脸。
 
为什么呢?听起来,这三大要件是非常有说服力的啊?
 
先讲个段子:
 
一个皇帝听说,饥民因为没有粮食吃而造反,就很惊讶地对大臣说:何不食肉糜?——没有粮食了,他们可以吃肉啊。
 
这个皇帝蠢在认为自己家底很足,足够造,而且可以造到天荒地老,但其实底下已经亏空了。
 
就像是《红楼梦》里所说的那样:表面上烈火烹油,但其实里面已经掏虚了。
 
情感能否一直走下去,不是由年头,由经历和道德来维系的,不是由过去的情感的轰轰烈烈,以及这些年走来的彼此的恩情来决定的。
 
这世上没有不变的人,也没有不变的心,问题在于你是否能意识你们已经改变,你们的情感能否跟得上这样的变化,能与时俱进吗?
 
恐龙统治了地球一亿六千五百万年,但适应不了环境,照样死翘翘。
 
感情也是如此。
 
早熟男女的爱情,寻求的是安全感
 
有一对小情侣,在初中的时候就初尝禁果,开始恋爱了。
 
大学四年,他们一直异地,却坚持了下来。
 
终于,走过了十年的爱情长跑,他们结婚了。
 
婚礼的时候,参加的同学都很感动,这个时代这么长情的少见了。
 
然而,三年之后,出乎所有人意料,她们离婚了,因为男人出轨。
 
为什么会这样?
 
看看他们原生家庭就知道了。
 
男人是单亲家庭,妈妈一手把他拉扯大。
 
小时候家里很穷,亲戚朋友对他们也不友善。
 
小小的他就变得很独立,学会了照顾妈妈,想将来一定要出人头地,保护这个家庭。
 
那女方小时候呢?
 
她是家族中唯一的女孩,所以一直备受宠爱,直到初中的时候,被送到了寄宿学校去学习。
 
开始她很不适应,感觉一落千丈,吵闹着要回家,却没有成功,只能逼自己去适应这个环境。
 
直到后来,他们相遇了。
 
总而言之,他们俩的共同特征是“早熟”。
 
所谓“早熟”就是指,一个人在没有准备好成人化的时候,不得不由环境所迫,进入成人世界。这样的“熟”只是半成熟:有了成熟的面具,但里面还是一个懵懂的孩子。
  
过度早熟,就意味着在亲密关系中他们会更需要温暖,因为家里的温暖不充分,他们就往往把视野投向外界。
 
所以,他们15岁就开始谈恋爱,很早就进入亲密关系。这样的早恋和正常的青春期的早恋是不一样的。
 
青春期的早恋是旋转寿司式的——我要试试不同型号的:青春阳光的、文静优雅的、活泼好动的、渣男的、软男的——最终,我知道我想要什么类型的,我擅长的是什么的。
 
这个时候的恋爱是不稳定的,是要不停试错的,这是一种探索
 
早熟男女的恋爱则不是向前向外探索,而是向后向内的寻求。而对他们来说,他们的恋爱更像是两个人一起取暖,一起找个家,他们要的是安全。
 
青春期的恋爱则要更多的冒险,更多的刺激,更多的不稳定,他们是要从家里跳出去的。
 
但早熟的男女们,他们则是要跳回家庭的,这也许就是林丹谢杏芳关系的早期模型。这个早期模型其实就是“母婴关系”的翻版。
 
这种翻版有三种模式:
 
1。一方的行为,取决于另一方的需要(索取方为主导)。一个是予取予求的孩子,另一个则扮演溺爱孩子的圣母。
 
2。一方接受什么,取决于另一方给予什么(付出方为主导)。一个是听话的孩子,而另一个则扮演强力管理孩子的虎妈。
 
3。一方负责表演,另一方负责赞赏(看起来的完美情侣)。一个会扮演一个永远都在舞台上的孩子,而另一个则扮演一个不断给孩子点赞的经纪人妈。
 
我们每个人都会有窟窿,都会有创伤,而我们每个人也都会有两种方式修复自己。
 
第一种是弥补式的。
 
第二种是超越式的。
 
以上三种模式都是第一种弥补式的。弥补的核心就是童话,如果我被黑巫婆诅咒了,那么我一定可以遇到大救星白巫婆来帮我解咒:一切都恢复原状。
 
当然我们也可以反过来说。但总而言之,都是孩子与妈的依赖式关系。
 
这种关系的特点就是:长久、稳定和唯一,这也是我们很多人对婚姻的梦想。
 
这种梦想会有一个许诺:只要进入这样的关系,我们可以实现多年的夙愿。
 
有人希望弥补自己,没有做小孩的遗憾。
 
有人希望弥补自己,妈妈不够强大的遗憾。
 
前者可以得到很多温暖和幸福;后者可以得到很多价值感和力量感。
 
刚才说的那对夫妻,看上去女人似乎最缺的是妈妈的安抚,而男人最缺的是家庭的自尊。
 
所以在这个关系上,他们很可能一个扮演完美孩子,一个扮演完美的妈,这个关系可以持续很久,直到这个需要被打破。
 
真正的亲密关系,靠的是交心
 
什么会打破这样长期稳定的关系呢?
 
一个是人变了。
 
在《什么样的男人会在你最需要的时候离开你》文中,我们讲过为什么孕期成为男人出轨高发期,其中就有说到:总是做妈的妻子,有了自己的孩子以后,一直做孩子的丈夫,会有一种无法言说的被抛弃感——他还没当够孩子,却有了一个弟弟——他的儿子,一个竞争者。
 
他必须表演出作为成熟男人的快乐:我要做爸爸了,但其实他内心是恐慌的,他要再次面对被自己所爱抛弃的恐惧。
 
于是他很容易再找一个妈,或者找个女人来攻击“出轨”的妻子。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这么多年都没有孩子的原因之一,林丹不一定愿意有他的竞争者。
 
一个是心变了。
 
为什么陈俊生当初和罗子君互相吸引?
 
因为一个需要依靠人,一个需要被依靠。
 
也就是陈俊生说,我养你。罗子君欣然答应,一个满足了自我价值,一个满足了安全感。
 
可是,后来陈俊生变了。
 
他已经完成了自我价值的原始积累,他已经赢得了很多男人渴望的地位,现在,他想要的是一个可以依靠的人,一个可以仰视的女人。
 
罗子君跟不上陈俊生的“需要”了。
 
这时候,他的价值感已经无法给我们人生动力,也无法给我们更多的满足感了,此时,被压抑的情感需要就会慢慢成为主流。
 
这就是为什么男人“一有钱就变坏”的原因之一了。
 
很多男人是通过否定自己的脆弱和情感的幼稚,装作强大去混世界,一旦他感觉到安全,也没有什么可追求的时候,他们就会把自己的创伤,自己的渣渣露出来。此时我们才会发现,原来他是如此幼稚和荒诞,原来面具下的他是如此幼小如孩童。
 
陈俊生不再需要再为别人负责,做所有人的“父母”。他已经来到了该死的青春期,他想要冒险,而非安全。
 
离婚后,罗子君也不想再做“孩子”了,她想靠自己的能力养活自己,脱胎换骨,完成一个女人真正自信的过程。
 
也就是说,他们都长大了,当然并不是说离婚才会长大。当我们长大后,才会来到修复的第二阶段:超越阶段。
 
真正的亲密关系是“交心”。
 
也就是说,之前的“假性亲密关系”其实是我们的共谋,我们通过扮演孩子和母亲,来回避我们对于面对创伤的恐惧,我们害怕暴露自己的脆弱,害怕一旦真正打开自己,就会面对伤害和抛弃。
 
我们努力扮演完美的孩子和完美的母亲,其实就是用面子取代里子,那是因为在我们过去的创伤中,我们那个充满了悲伤的孩子,和充满了欲望的孩子,从未被周围的环境所接受。
 
所以我们也就抛弃了这样的自己,努力忘记。
 
我们试图让别人替我们做自己不敢做的事情,来回避这些无法承受,也无法应对的焦虑和恐惧。
 
我们不知道,我们那么相爱,其实都是一场骗局;骗自己相信,如果我们在一起,那些痛苦就可以消失。
 
我们不知道,我们那么长久地在一起,只是为了回避真实的自己,只是为了忘记自己是谁。
 
我们不知道,其实那个被忘记的自己,一直都在影响着我们,随时准备着破土而出,它渴望被发现,如果你拒绝,它就让你摔跟头,来意识到它的存在。
 
我们不知道,我们那么渴望安全,但其实我们又那么厌恶这种所谓的安全,因为它充满了虚伪和压抑,这种所谓的长久的关系,其实扼杀了我们真正的核心需要——真正被爱。
 
这种真正的被安抚,被理解的需要,是如此的诱人,也是如此的可怕,以至于我们害怕一旦吃下它,就会被它吞噬,被它伤害。
 
过去千万次的伤害已经让我们形成了条件反射,对真正的脆弱,我们畏之如敌。
 
所以,我们会进入一段长期关系,然后再用一段短期关系来破坏,我们用一个骗局或者一个童话,来替代另外一个童话,因为我们就是无法处理,那种真正亲密的恐惧。
 
只有真正消化了这种恐惧,我们才能真正理解更深层的彼此,这样的找妈游戏,才能终止,这样的逃跑式的出轨,才会真正终结。
文章编辑:北京私家侦探 http://www.we-victory.com